欢迎来到读者在线!

读者文摘-读者在线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哲理文章 >> 感恩文章 >> 平凡的事

平凡的事

时间:2016/6/26 18:17:45 点击:
分享到:
  核心提示:叮叮叮,屋里电话的铃声响了,“爸,我工作签到新疆了,感觉挺不错的,明天就回家”。 “哦哦,那你回来的时候路上小心点,快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知道了”。 老头接完电话以后心情逐渐好了起来,随着大儿子毕业时间的来临,就业的问题天天搁在心里像一块石头一样压得老头喘不过气。现在好了,大儿子的工作有了...

   叮叮叮,屋里电话的铃声响了,“爸,我工作签到新疆了,感觉挺不错的,明天就回家”。

  “哦哦,那你回来的时候路上小心点,快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知道了”。

  老头接完电话以后心情逐渐好了起来,随着大儿子毕业时间的来临,就业的问题天天搁在心里像一块石头一样压得老头喘不过气。现在好了,大儿子的工作有了着落,担子终于放了下来。他用布满老茧的右手挂了电话,准备今天的午饭,上小学的小女儿快回来了,如果进来没有看到做好的午饭,可能又要说他了。由于老伴的病故和两个儿子在外地求学,家里只剩下他和小女儿两个人,平时冷冷清清的,但是今天知道大儿子明天会回来,心情明显高兴了许多。

   吃完午饭,老头会照例去村西头的大柳树下杀两盘棋,大儿子经常给他说,吃完午饭休息一个小时,对身体好。虽然他知道大儿子是为他的身体着想,他就是不听,就像他时常对大儿子说的,我现在的这种情况就像你当年一样,我让你好好学习,虽然你知道我是为了你好,但是你也没有听,不是么?每当这个时候,大儿子都会看着父亲,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

   周围的人明显感觉的到老头今天的心情不错,都好奇的想知道什么原因,“大儿子毕业了,现在工作也签了,说是好像在新疆,听说是国企呢。”说这句话的时候,老头很有自豪感,好像是自己中了500万一样。

   和以往每次回家时候的情节一样,永远都是老头、小女儿和家里的狗狗在村头等着大儿子回来,就像年迈的老人和孩子等外出归来的人一样,二儿子在外地求学,所以大儿子回家的时候他基本上不再家。有时候想想回到家可能是最让大儿子舒服也最令其向往的时光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饿了自己找吃的,渴了自己找喝的。嘴馋的时候大儿子通常会去果园里找还未成熟的果子吃或者直接诱惑小女儿买辣条吃,每当这个时候,老头总会骂他们,不让吃垃圾食品,但是在骂的同时,小女儿会顺势将一根辣条塞进老头的口中。看着一家人傻呵呵的笑在一起,地下的狗狗也会激动的往炕上跳,无奈个头太小,跳不上去,结果会摔个四脚朝天。而每次总是大儿子吃的比小女儿多,她也总是不满意,结果最后,原本几毛钱买来的东西,大儿子要用两块钱从她手里再买回来,有意思的是,这样的交易总是会发生,但是彼此却乐此不疲。这都是好几年的习惯了,

   下午回到家里,一般晚上都是大儿子掌勺,做一顿好吃的,其实也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就是家常便饭。但是他们都很喜欢这种味道,就算在异乡找到一模一样的做法,也不是家里的味道,自己做的也不行。后来有人说,那是由于做饭时候用火的不同。但是,外出的人们更相信那是家乡的味道,离开家乡就没有了。其实说白了,我想那只是对家乡的一种思念,一种情思罢了。

  第二天,老头会照例起的很早,去村东头的小商店里买点祭祀用的东西,回来后去自家后院找点柴火,在自己家主房的地下,用火柴在火盆上生起火,等到大儿子和小女儿起床的时候,老头已经在喝茶了。大儿子和小女儿趴在炕头上,吃着馒头,喝着老头给他们每人倒的茶水,这种情况像小燕子待在燕窝边上,等着老燕子回来喂食一样。其所不同的是,燕子看起来像绅士,而他们三个看起来太普通了,普通的有点让人看一眼就立马回忘记的那种。 

  早茶,也就是他们的早餐。用老头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早茶必须吃,不然整个人一天都会没有精神,干活也没有力气。为了跟同宿舍的人解释这个道理,大儿子解释了四年,舍友任对他的这种理论表示不理解。吃完早茶,大儿子用专用祭祀的盘子端起老人早已经准备好的东西,去看望自己已故的母亲。其实,这件事一直是大儿子心里的一个结,藏了四年,自己一直不敢去面对它。早上九点去看母亲,小女儿走在前面,大儿子走在后面,初秋早上的阳光照在深深的迷雾当中,眼睫毛上有点水珠,不知道那是由于子女的伤心留下的眼泪还是早上的晨雾留下的痕迹。阳光照在兄妹身上,在地下映出长长的影子,可惜只能看到大儿子的影子,就像他只感受的到自己的忧伤,而没有顾及其他人一样。小女儿今年还只有十一岁,对于城市里的孩子来说,这应当是最快乐,最美好的童年。但是对于她来说,由于母亲的突然病故,不得不将平时家里的有些家务落到她的肩上,使他的脸庞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更坚韧,眼神更称重。两个哥哥在外求学,常年不在家,当他们回到家的时候,也是小女孩最快乐的时光,什么事情都不在需要她去做,像古代的公主一样,虽然达不到衣来伸手,绝对可以达到饭来张口的那种程度。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小学五年级,或许更早,在没有放学回到家之前,家里已经准备好了农活等着回去干,这也是他们那个村落普遍存在的事实,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现在仔仔细细想来,这一点也许是好的,可以锻炼生存本领,在以后的道路上可以走的更远,更稳。回看自己手腕和膝盖上的刀疤,大儿子一脸的向往,那些伤疤全都是在干同一件事,并且是同一个东西所伤,唯一不同的是时间不同,膝盖上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当时家里还养牛,下午放学回家,母亲早已准备好了要干的农活,记得当时是给牛铡草,用那种老式的人工铡刀,由于自己没有力气,每次总是压不下去,所以它的后面会翘起来,当时门外边有商贩喊着卖棉花糖,一着急,准备从旁边跳过去,直接撞到膝盖上,当时就感觉割到了,但是还不敢跟母亲说,怕挨骂,坐在地下休息了大概半分钟吧,母亲问怎么了,大儿子不敢看她,只是说说累了,等到站起来一看,整条腿都是血,母亲下了一大跳,问了才知道,刚才撞到铡刀上了。农村的孩子,受了伤或者做错了事情,先臭骂一顿再说。后来上医院缝了七针,现在膝盖上还可以看到那块疤痕,其他的皮肤都看起来黑黑的,就它,站直了以后可以看到凹进去一大块,雪白雪白的,像小金鱼的嘴巴一样,有点吓人。左手手腕上的一块也差不多,只是伤到了血管,母亲当时吓坏了。也是迷信,后来听别人说,那块铡刀都伤了我两次了,以后别让大儿子干那活了。从高二开始,其他的农活都干,就是不再给牛铡草。

    对母亲最深刻的记忆,现在想想。印象最深刻的是在那段卧床不起的时光。以至于大儿子现在对病人都没有一点抵抗力,遇到受伤或者生病的人,都会莫名的有点伤感,是那种从内心深处发出的,看不惯别人受伤或者生病,给别人发短信祝福、写邮件或者写信,一般都是祝身体健康,全家幸福。 

  在启程前一天,大儿子独自去看了年近90的奶奶,由于年龄关系,进到院子的时候她正在喝茶,看了半天也没有认出来者是谁。看着老人颤颤巍巍端着茶杯的双手,一旁的外孙偷偷抹起眼泪,舅妈还问他,是不是眼神不舒服。由于几个儿子的不孝顺,老人至今为止自己一个人生活。等知道了来者是谁之后,老人一个劲的问个不停,问这两年在学校过的好不好,吃的饱不饱,有没有受同学的欺负等等。由于大姨夫和母亲在同一年去世,所以老人现在有点看淡生离死别的事情。每次去看她老人家,大儿子总会我偷偷的抹眼泪,不知道有没有看见,或者是装作看不见的样子,老人只顾自说着话,让外孙在外地吃饱,穿暖,其他的什么的都会有的,事情都已经成这个样子了,我们都要好好活下去诸如此类。说到最后,分明从她的眼中看到一滴浑浊的眼泪流下来。可能是找借口吧,说自己最近眼睛有点不舒服,长长会流泪,还说昨晚梦见小时候和她还有爷爷一起在地里干活的样子,我总是不听话,到吃饭的时候赖在大舅家不回来,喂饭也不吃,总是要拿村头的哑巴来吓唬我才肯老老实实吃饭。。。。。。

   晚上回到家,老头会做一顿大儿子最喜欢的雪花盖顶,说白了就是最普通的土豆块上面盖上面,等熟了搅匀了吃,而一家人也都喜欢吃,也都叫雪花盖顶,用老人自己的话说,这样叫起来有内涵,虽然我们吃的和别人是同样的东西,但是叫发是不一样的。吃完饭老人帮儿子收拾起行李来,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老人将儿子一年四季的衣服全都装到皮箱里,每个季节的衣服全都是两套,有些则是在大学穿了四年的衣服,老人偷偷的将400块钱装到儿子的棉衣里边。不幸的是这一幕被正在洗锅的大儿子看到了,就问父亲这是干什么,学校的奖学金还有,再说了,单位是管住宿的,你给我钱干什么,我也没用,等过去我打一个月就拿工资了,到时候还会给老人打呢。听着大儿子说这些,老人的眼睛有点湿润,他背过身去说,这些钱是你姨给的,让你去那边了买点像样的衣服,毕竟现在是大人了,大儿子只是哦了一声。

夜晚漆黑,窗外蝙蝠的叫声时不时传进大儿子的耳朵,他等父亲睡踏实了,摸着火炕的边上下到地下。怕惊醒熟睡的父亲,他连鞋都没有穿,摸索着打开皮箱,拿出那400块钱,轻轻的装入父亲的上衣口袋,再收拾好皮箱,摸索上炕,心安理得的睡下,那一夜睡得特别踏实,他梦见母亲对他笑,他也跟着笑。 

   窗外的猫头鹰站在树枝头,看着屋里发生的一切,叫了两声,拍拍翅膀飞走了。

 

 


作者:折断左翅的孩子 录入:折断左翅的孩子 来源:原创
  • 上一篇:父亲颂
  • 下一篇:十月一 送寒衣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好读者汇集了众多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哲理等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动流泪! 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帮您处理。

    读者俱乐部①群:385064160 读者原创投稿①群:221610303(满)读者原创投稿②群:361192203(新)

    Copyright © 2007 - 2014 HDZ8.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42246号

    读者在线 版权所有